2021-06-19

疫情再起給我的三階段思考

今天早上看電視的時候剛好看到「復仇者聯盟」,裡面有一個片段,是鋼鐵人、美國隊長以及班納博士,第一在飛行船上面見面,互相調侃著對方,或者應該是說嗆聲。

印象中,看過蠻多次復仇者聯盟,但這次看到這一幕得時候,忽然不僅是關注英雄拌嘴,更多的是了解到「關於失去」。這些英雄,其實都是一個曾經從失去的過程中走出來的人。

從漫威宇宙系列電影之中,鋼鐵人曾經被綁架,最後透過自己的科學知識,及過人的大腦成功脫困,卻需要仰賴方舟反應爐維生;美國隊長,從一個弱小的男孩經過化學實驗,最後墜入冰封大地;班納博士暴露在伽瑪射線之中,浩克應運而生。

這些都是關於在死亡關頭,失去,然後重生的一個個角色。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我在思考疫情這件事情的時候,想到的一個看法論述。

陸陸續續寫了一些從台灣政治看疫情的角度文章,多數關注的是疫苗,這次想要想想疫情到底,這一波的疫情,如何改變了台灣。

第一道關卡:生死

新冠肺炎從 2019 年末開始出現,延續到現在已經長達一年半的時候,超過 1.7 億人染疫,達到 385 萬死亡。

這是一個全新的病毒,有很強的傳染性,造成死亡的可能也不低,所以當台灣第二波疫情猛烈來襲時,第一道會改變我們的議題是「生死」。

死亡是不可逆的,所以當生死議題出現的時候,所有事情的衡量點都將會改變。

我都還能記得,當 5 月 15 日行政院臨時招開記者會,宣布今將有 180 例確診,雙北升為第三級警戒的那一天。那是一個週六,沒有上班,但心中卻產生一個感覺,接下來將會過著不一樣的生活。

旋即,所有應該要出門的,必須要出門的事情,慢慢的封閉了起來。公司宣布開啟演練過的在家工作模式,原本在家裡悠閒的民眾,相繼前往各大超市與賣場,搶購物資。

我記得,那一天我也去了家樂福,架上泡麵、速食麵所剩無幾,騎車經過了附近的好幾家全聯,看不到盡頭的結帳人潮。

生死在前,疫情的防疫規範已經不是重點,其實不應該在那一天群聚,應該要保持社交距離的提醒,完全做不到,只知道,我要盡快做準備,不要被病毒侵擾。

那個時刻,最重要的防疫規範,可以先拋出九霄雲外,活下去成為了唯一原則,即使我們知道明天泡麵工廠依然運作,超市與量販店不會關門。

但,在生死之前,情緒戰勝了那個我們所知道的「應該。」

第二道關卡:生活

接著,第三級警戒擴及全台,防疫規範持續趨嚴,而且原本預計的 5/28 繼續延長至端午節後。

本來兩個星期的預期,無情的病毒突破了這個界線。原本預計這樣的生活只要撐兩週,忽然發現,不對,這樣的生活看不到盡頭。

隨著台灣人的努力,自動自發的達到「封城」效果,疫情看起來沒有上升,也緩解了第一道關卡「生死」。不是我們不在乎這個議題了,而是我們有了餘裕,可以去看看「生活」。

生活就牽涉了更廣的層面,而且我們已經有了固定的生活模式。

但居家工作、停課不停學,一一打破了既有的生活模式。

從來我們沒有跟家人這麼貼近,原本距離拉出來的美感,漸漸的因為距離靠近了,美感就開始被一一驗證。

另外一方面,家庭跟工作的場域變得一樣的時候,少了物理的界線,更也會帶來一種心理定義的模糊

我自己在剛開始居家上班的時候,前一、兩週都在那種,我上班跟家居生活好像一樣,都不知道自己是上班還是在休假。書桌有一段時間,就只能夠當作辦公用,無法做其他使用。

甚至有時候,都沒有感覺到週末即將來臨。以前總覺得居家工作看起來應該是更愜意,但我想心理素食的培養,這種生活的議題,改變習慣的需求,成為了疫情下重要的議題。

第三道關卡:生存

生存跟生活的差別在於,生活是一種對品質的需求,生存是一種先不要管品質,讓我們討論怎麼活下去

今天新聞說道:「勞工紓困貸款,逾 110 萬人申請。」

下午騎車路過了士林夜市,看到許多店家都新掛上了「招租」的牌子。這是疫情下最嚴肅的考驗,生存的問題。

並不是說生死或生活的議題不重要,而是這些問題漸漸的都找到解方,人也會透過新的習慣,創建出來的新生活方式,去適應疫情帶來的新時代。

但生存就不同了,原本經營小店的生意可能已經不若以往,原本習慣做生意的面對面模式,需要改成線上經營,或者失去了客源只能選擇轉型。

印象很深刻的柯文哲市長講過一句話:「餓死比病死多」,就娓娓道出了:「生存的問題,已經比疫情帶來的生死之戰更為重要。」

樂觀地想,疫情得到了適當的控制,我們也找到了「疫苗」這個解方,所以可以思考到真的很物質面的問題;但另外一方面,無情的淘汰機制,卻也不會等待我們準備好了才繼續來襲。

而台灣許多人的現狀,或許正面臨此一階段。

小結:看見機會,做出決定

疫情會改變很多事情,但其實也提供了許多不同的思考與機會。例如當我們無法面對面,該怎麼維持熱度?又如何把實體的事情,變成線上呢?

很幸運的我們活在這個年代,擁有許多高科技的產品,擁有比前幾個年代快上百倍的網路速度,能夠讓我們在線上的感覺,愈來愈貼近實體的體驗。

也很幸運的,在第二波疫情的時候,我們擁有疫苗這個選項,以及許多好朋友願意提供現貨讓緩解壓力。

最後的幸運,或許就是我們自己是否能夠看見機會,並掌握機會去做跟以前不一樣的決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