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典宓
劉典宓
Jun 2, 2019 閱讀成本 5 分鐘

《許芳宜.我心我行 Salute》:人不是沒有選擇,而是選擇需要能力。

thumbnail for this post

已經找不到讓我買這本書的那篇文章了,我只記得,那一天看到一篇文章,講著許芳宜跟她自己身體的故事,模糊的印象中,有段文字告訴我們,要多去尊重自己的身體,去聽到身體想要跟你說的訊息。

就是因為這樣跟身體的相處,所以讓我選擇買下了《我心我行.Salute》這一本書,所以我一直以為這是一本,在講述許芳宜跟身體的故事,不過讀起來才發現,這是一本類似自傳的書,許芳宜完整地透過書籍分享了他的人生觀。

要先聲明,其實我對於閱讀自傳的興趣並不濃厚,畢竟每個人的故事不相同,如果不是故事剛好切中自己的點,閱讀起來會有點找不到味道,當然這一本書多少也令我有這樣的感覺。

然而,在經歷豐富的人生上,總是能夠看到一些關於不同的世界觀,身為國際知名的舞蹈家許芳宜,透過書中很大一部分想要告訴大家,很多時候都是苦過來的,但只要方向、目標能夠確認,再大的環境因素,都是能夠被克服的。

但看完整本書,鼓動共鳴腔的次數有限,但卻每次都令我點頭覺得,這個點有到。


改變是一種選擇

人總是有幸與不幸的點,我覺得許芳宜很幸運,很快就知道自己對舞蹈的熱情;雖然,伴隨的資源上的不足,其中最大一部分就是金錢。

溫飽是很基本的問題,但要在一個語言不通,人際關係冷漠的國家溫飽,這個基本的問題,就變得益加困難。而這正是許芳宜在紐約的經歷。

一個人在紐約,他有兩個選擇,一個就真的先回家弄的豐衣足食,然後回到想要的目標;另外一個是,想辦法在這個社會、殿堂,活下去。

選擇的過程從來不容易,未知本身的不確地性就是一種巨大的恐懼;相反的,未知的不確定性也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美好驚喜。為何總是選擇想像恐懼,卻冷落期待的喜悅,是個性使然嗎?如果未知是一種命運,那我相信人造命運,性格創造未來,我相信態度可以影響生命的棋局。

其實選擇不可怕,真實的可怕是,因為我不知道選擇的後果,看著那一份「未知」,我們就會喪失選擇的勇氣,可能好,也可能壞,只是人性通常會往壞的地方多放一點權重。因為相較於開心,「痛」遠讓我們更有深刻的印象。

但每一次的選擇,都是一個機會,一個跟過去的自己告別,邁向未來自己的機會。

常常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,但其實更好的詮釋是,機會是留給有能力扛起的人。而許芳宜就是不斷的在確認自己的目標下,去培養自己的能力,最後成為了瑪莎.葛蘭姆舞團、雲門舞集的重要舞者。

人不是沒有選擇,而是選擇需要能力。


面對生活中的真實

而正因為這一切的不同,生命中無時無刻都有需要面對的事情,面對每一次的決定會帶來什麼後果。許芳宜離開國際知名舞團後,已是知名舞蹈家,當想要跟其他知名舞者合作的時候,一樣面對常人的猶豫、擔心甚至是害怕。

跟一般人一樣,曾躊躇在「已讀不回」的尷尬之中,卻因為太想要完成心中那個目標了,所以還是鼓起用勇氣,抱著石沈大海的心情,開始了第一步,卻獲得美好的回音。

面對慾望可以讓人看見目標,面對恐懼可以讓人看見問題,等於找到解答。只有面對才有機會主導,只有主導才看得見優勢。

正因為那份慾望的強烈,才能夠讓自己在恐懼的面前,堅定目標、發現問題、尋找答案,夠多的想要,才能有機會說服自己面對,當面對了,才可能主導。

如果我們只是一味的逃避,我們跳過了失敗的低落,卻面對了一份帶不走、離不開生命的「遺憾」。

挑戰失敗是一時,遺憾卻是一輩子。

生活很真實,端視我們是否想要積極面對,我們可以停留舒適圈之中,但這不是我們該活出的光彩,就像一艘被造出來的船,可以永久停泊港口求一份安全,但這不是它被製造出來的目的。


不要追上別人,而是成為自己

「舞蹈家」在傳統的華人社會中,幾乎等於賺不了錢的代名詞,因為很難溫飽,這一條路自然地承載了很多父母的擔心。而這一份極具重量的情緒,最好的辦法就是「做」出成績。

這一路上,許芳宜接受過許多不同的大師引導,也持續的回饋鄉里,更大一部分,是不斷的透過身體重新認識自己。

以身體為職業的人,依然需要面對的老化、受損,更甚者是過度消耗,尤其是在拚命的人身上,當然情況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,身體透過自己也出了功課給使用者,讓使用的人,重新察覺到自己

只追隨他人的速度,卻忘了自己的節奏,很容易絆到自己的腳而跌倒。

透過每一次的考驗,去讓自己能夠獨立思考,創造對責任與信用的認知。並提醒自己真實的面對自己,而不是為的外求去看到別人,甚至去追隨別人的腳步。

而人生下半場,除了舞蹈家外,更多了教育者的身份,開始帶的人們認自己的身體,讓身體快樂,同時更發現,很多時候,人們都是想要追上一個外在的目標,卻忘了自己那把尺的刻度與他人不同的可能性。

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尺,不要拿別人的尺評量自己,也不要拿自己的尺測量他人。


純淨的快樂,身體的記憶

拿起這本書主要是因為被許芳宜與身體的連結、相處方式吸引,最後仍是回歸到了身體。身體是有記憶的,當你的身體舞動伴隨情緒的時候,身體會把動作跟情緒都記錄下來,就像扮演聶隱娘中的嘉誠公主、道姑時,學習撫琴一樣,身體記憶了那段情緒,大腦就少了許多用武之地。

所以身體很好用,當快樂的時候,身體會記;憶當悲傷的時候,身體也會記憶。小時候純淨的快樂被身體記憶著,長大了每次想到跳舞的時候,快樂感就自然而然出現。

許芳宜在書中最後的篇幅中,說了一段話。

身體很聰明,害怕時會逃避,所以不能讓身體害怕,要幫助身體找回信心。當站著的動作太吃力時,就發展坐著的練習;坐著累了,就躺下來翻滾延伸肢體;當我發現腿力不足,就開始訓練手臂、加強核心,學習蜥蜴四肢爬行,分散四肢的力氣。這是身體給我的功課,沒有刺激就沒有學習。

標題圖片來源:Pixabay

💡猜你也喜歡

訂閱我們➼不錯過每個開櫃時分

感謝閱讀!如果想要第一時間收到文章與活動通知,請於下方欄位填寫您的 Email,之後將會收到不定期電子報。

訂閱服務確認

已發送 Email 驗證信給你,請點擊信件連結以完成訂閱程序

訂閱失敗

暫時無法接受訂閱,請稍候重新嘗試

Publish by Herearoma & willliu.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