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Kuncen WB1, Wirobrajan 10010, DIY

(+68) 120034509

info@yourdomain.com

#355 

塔羅與牌卡:我們都在找客觀第三者

閱讀成本 6 分鐘 #塔羅與牌卡 #突破盲點

前幾天,有一個塔羅牌課程的同學跟我說:「最近我好像比較少幫人看牌。」勾起了我的印象,我好像很久沒有為別人使用牌卡諮詢了。一方面是平常也有很多事情在忙碌,同時也因為自己正在經理一段大整理。

我跟塔羅牌的淵源其實蠻深的,因為牌卡就是開啟我身心靈學習最關鍵的鑰匙,所有關於身心靈的學習,包含後來的靈氣以及其他身心靈相關的課程,都是因為我學了塔羅牌之後,慢慢開展出來。

正因為是最早學習的,所以牌卡陪伴我經歷過這幾年來的很多階段。也反反覆覆的在我的生命中扮演不同的角色。

到現在,我認為牌卡的功用不在於預測跟占卜,而是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第三者的觀點,同時我們會預設這是一個「客觀」的角度,有時候,我們在看事情就是缺這一點。

我覺得所有討論都需要在一個大前提之下,就是請放下牌卡帶來的指示到底是不是通靈,其實我之前已經有寫過相關的說明,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《使用身心靈工具,請不要讓「心」成為「植物人」》這篇文章。

讓我決定學習的一句話

先回到最源頭,分享當年讓我學習塔羅的故事。

我是從算塔羅牌開始,才真的認識塔羅牌的。不知道大家是否跟以前的我一樣,總是會有迷惘、看不清的時候,當時的我常常卡在「感情」這一個關卡,還記得過去那一段反覆鬼打牆的日子,塔羅牌就成為了很好的依靠。

而感謝我的塔羅牌老師,身為一個資深的牌卡姐讀者,她總是能不厭其煩地解釋問題,隨著接觸的次數變多,有時候我甚至每週、隔週都會出現在工作室之中,就為了反覆詢問,一樣的問題,期待能夠獲得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那時候,我還看不懂塔羅牌,不知道每次一樣的問題,到底要怎麼看出不同的答案,甚或迎合我心中想要聽的答案。記憶最深的是,老師總是提供一種不同的可能性,但伴隨著許多自已要努力的項目,提醒著往哪個方向走,去找到那個可能性的存在。

有一天,我依然出現在工作室,在塔羅牌桌前,早已忘記自己問了什麼問題,但老師說了一段話:

如果今天算塔羅牌只是要告訴你那些不能改變的事情,那我們就不要算了。

一聽到這句話,剛好要開放塔羅牌的課程,我毫不猶豫的就報名了。

因為這句話代表了好多不同的層次,一方面告訴你塔羅牌實際的用法,又同時帶出了人其實是充滿各種機會與可能性,最後提醒著,人們可以透過改變,創造出不同的未來。

一瞬間轉運改命的經驗

我從小到大,隨著成長以及生活歷練的豐富,對於「命定論」的態度反覆過幾次,但最後決定下來:「我真心不喜歡命定論的說法。」

最近買了一堂線上課程是張盛舒老師的紫微斗數,也是因為在試聽的時候,聽到了老師說,紫薇可以幫助造命,而不只是要大家去認命,正巧打中了我的心理。

其實牌卡也是這樣的,所有工具的出現跟演變,都是一種形式,最重要的都是「人」,我覺得「事在人為」這樣的講法,有點太過現實跟片段,應該更完整的說,「為來在於人的實踐」。

或許我們不能改變「命」,但人生是充滿變數的,透過變數的調整,我們就能夠創造自己的未來。

我腦中關於「命」有個小故事可以分享。那是我之前上臼井靈氣師父的朋友,一位大哥。他私下鑽研紫微斗數,一天上完靈氣課程後,他義務幫大家看一下紫微斗數。用手機排出命盤後,他跟我說了一段令人洩氣的話。

你的命盤裡面是留不住房子的格局。

對一個想要買房或者對於居所很有要求的人來說,這一段話非常的令人洩氣。當然他說,如果要買房子,可以掛在別人的名下等等,但其實我當下沒有被安慰到。

然而,一個轉折,他講出了一段充滿智慧的話。

但你如果去做房屋仲介,會非常成功,因為房子在你的手上不會留很久,等於你的轉手率會很高。

聽到的當下,我充滿著佩服,因為換個角度看之後,其實所有在命之中的各種定數,都成為了為我們所用變數

有時候我們只是需要一點肯定

學習玩塔羅牌後的一陣子,我蠻常為自己也為別人看塔羅牌的。但隨著自己的歷練跟學習的增加,我經歷過一個不喜歡使用牌卡的階段。

原因大概可以分成幾類,首先,我的天賦中有一塊「了解人」的能力,所以很多時候,只是經過聊天,就可以大概知道這個人的整體狀況,所以真的要透過牌卡,當時候的我覺得是「多此一舉」。

另外一方面,其實很多想要問牌卡的人,心中早都已經設限了。曾經有一個情傷的朋友,想要請我幫他算塔羅牌,我先問了她:「如果算出來對方有小三,妳就會放棄了嗎?」

我獲得的回答是:「不會,我是當作參考。」那個不成熟的我,心中冒出了一堆怒火,覺得為什麼大家要「浪費時間」,也就降低了我使用牌卡的意願。

後來有過一場諮詢,一樣是在情傷的朋友,其實從頭到尾都在問同一個問題,只是換個角度、換句話說的方式問我。「我會跟他在一起嗎?」、「等下去會等到他嗎?」、「他是不是有別人在身邊?」、「他叫我等他是說真的嗎?」、「我要等多久?」⋯超過一個小時的時間,就這樣繞來繞去。

在這裡面,我看到了其實人在諮詢牌卡的時候,重點不在於牌卡想要說什麼,更重要的是否能夠說出他們想聽的。但多數時候,縱使想聽的可以透過牌面去看到可能性,也會有很多「很困難」的前提。

但牌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,提供一段客觀的陳述。

其實,每一個人在面對問題的時候,直覺上都希望尋找建議,但選擇的對象非常多元,例如朋友、導師、長輩等實際與人交流,或者翻閱書籍、筆記,採用比寧靜的方式。而塔羅與牌卡,其實在這中間也扮演著相當的角色,只是差別在於這是第二手資訊。

牌卡解讀者,將牌卡想要帶來的訊息,轉譯出來。

人在其中的角色還是濃厚的,我之前曾經為此寫下一段話:〔閱讀原文:塔羅師的精準度:一定有個我看不見的未知存在

就算是一樣的牌,不同的認知,不同的生命經驗,就會有不同的詮釋方式。

除非每個人都能夠依照自己的感知解讀,不然一個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的牌卡,在不同的人看的情況下,自然會有所不同。

最後來看看其他牌卡

除了塔羅牌外,既然標題寫的是塔羅宇牌卡,想用我蠻喜歡的一套牌《阿卡莎脈輪花精療癒卡(下稱阿卡莎花精卡)》的經驗跟大家分享。

花精卡的卡面提供了不同於塔羅牌的訊息,一方面擁有脈輪也同時帶有花的種類,並提供一段話。使用上,更多時候我們透過這一段訊息,進一步的感受牌卡跟我們相合的能量狀態,而不是一味透過牌卡去預測未來。

還有很多不同的牌卡,例如寶石卡、奧修OH卡等等,其實卡牌從來都不是重點。

就像我在一開始就破題所說的,我們在跟卡牌的合作上面,其實多數時候,我們當作卡牌是一個諮詢對象,假設他們是客觀的第三者,也因此才會「暫時」放下心中的想法,想聽聽看不同的意見,即使未來都不會採納。

最後,我還是要提醒一件事情,不管我們今天透過什麼方法解讀牌卡,一定都有因為人身經驗的侷限,當然你所諮詢的牌卡解讀者,也會有一樣的情況。請在心中一定要記得一件事情:「所有的選擇都在於你自己。」〔延伸閱讀:朵琳夫人放棄牌卡與通靈,不代表大家都要一起

牌卡不會逼迫我們往哪一條路走,但自己的執著會,而且還會很容易牽拖。

我把這一系列文章整理在下面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閱讀:

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,歡迎訂閱電子報,也請不吝留言鼓勵、討論或分享到自己的社群中,文章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相同方式分享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,分享、引用請依授權規定,並附上原文連結(按右鍵複製連結):塔羅與牌卡:我們都在找客觀第三者